上航一客机落地时跳起擦伤机尾:机长未戴矫视镜 机组闲聊并瞒报

经调查,民航局发现涉事机组存在的违规违章问题包括,一是机长和副驾驶未按指定岗位执行航班,责任机长不具备教员资质坐在右座,副驾驶坐在左座。二是机长未按体检合格限制证要求佩戴远视力矫视镜,并在飞行关键阶段机组多次讨论与飞行无关话题。

上海航空一架波音738客机因落地时飞机跳起导致机尾擦伤后复飞,被民航局通报批评。

南都记者获悉,日前,上航一架波音737-800客在上海浦东机场着陆时发生擦机尾导致飞机受损,被民航局航空安全办公室通报构成“机组责任原因运输航空严重事故症候”。这也是民航业今年发生的首起责任原因运输航空严重事故,民航局要求各单位深刻吸取教训。

涉事飞机。

事发:上航飞机落地擦机尾,机长副驾驶交换座位

这份名为《关于1月3日上航B738/B-5131飞机在浦东机场着陆擦机尾事件的情况通报》显示,1月3日,上海航空从沈阳飞往上海的FM9194航班,在浦东机场着陆时,由于操纵飞机的飞行员带杆时机偏晚,飞机接地时下沉快,带杆粗且油门未收光,导致飞机跳起。跳起后,机组操作不当且情境意识丢失,盲目推杆导致飞机着陆载荷大,后飞行员又粗猛带杆使飞机擦机尾,造成飞机受损。

南都记者查询航空网站“flightaware”获悉,FM9194航班于1月3日18时22分从沈阳桃仙机场起飞,在飞行2小时11分后,于当天20时34分抵达上海浦东机场,航班执飞机型为波音737-800,飞机编号B-5131,机龄14.6年。

航班飞行轨迹显示,在当天即将落地上海,该架飞机飞行速度为280km/h、飞行高度为90米时,飞机发生复飞,高度被拉起至780米,速度达389km/h,随后再度着陆。南都记者就上述情况联系上海航空公司,截至发稿仍未获得明确回复。

据民航局通报显示,涉事飞机在当天20时21分2秒第一次接地,接地载荷1.612G,油门杆位置19度,飞机跳起,机组收油门,减速板放出。2秒钟后,该架飞机第二次接地,俯仰姿态5.27度,接地载荷为2.288G。又过了2秒,该架飞机俯仰姿态达到最大值10.55度,期间飞机擦机尾。20时21分8秒,机长喊“复飞”,副驾驶加油门,推力开始增加。复飞后,机长和副驾驶在三边自动驾驶状态下换座位,机长在左座操作飞机第二次着陆,13分钟后该架飞机落地。

调查:民航局发现机组存在飞行关键阶段闲聊等多项违规

经调查,民航局发现涉事机组存在的违规违章问题包括,一是机长和副驾驶未按指定岗位执行航班,责任机长不具备教员资质坐在右座,副驾驶坐在左座。二是机长未按体检合格限制证要求佩戴远视力矫视镜,并在飞行关键阶段机组多次讨论与飞行无关话题。此外,机组在调查过程中未如实反映事发情况,诚信缺失。

民航通报称,此次事件是民航界今年发生的第一起责任原因运输航空严重事故症候,性质恶劣,后果严重。民航局局长冯正霖、副局长李健在全国民航航空安全工作会议上专门就此事进行了讲评。

民航局要求飞行训练机构要加强飞行学员在起飞、着陆与复飞阶段特情处置的飞行技能和标准操作训练。此外对提供虚假材料、虚假证言证词、销毁证据、故意隐瞒事件真相等,民航局将顶格处理,并依法记入民航行业严重失信行为记录。

业界:擦机尾严重或致飞机“海豚跳”

资深机长陈建国告诉南都记者,民航局上述通报中提到涉事机组“情境意识丢失”,“是指对于高度、速度、飞行状态意识混淆,没有正确处理这几者的关系。”

“按照正确的处理顺序,飞机接近地面时应减少下降率,收光油门,柔和带杆。如果发生了跳跃,跳跃高度较低时,应保持带杆,不能推杆。跳跃高度较高时,应该加油门复飞,”陈建国表示,“飞机着陆擦机尾会造成机尾受损,不过这次是单纯的重着陆和擦机尾,”其表示,擦机尾情况严重会造成飞机“海豚跳”。

据公开资料显示,“海豚跳”是指飞机因操纵不当或平尾结冰,机头时而上抬时而下俯,像海豚在水中的游动。“海豚跳”过程中,飞机运动路线大幅度上下在低空非常危险,容易触地造成严重事故。此外,“海豚跳”还会引起飞机迎角大幅度变化,很有可能造成飞机失速和失控。

此外,由于飞机擦机尾后维修不当,历史上曾发生中国台湾华航611航班、日本航空JL123航班等严重空难事故。

采写:南都记者 黄驰波